Thursday, December 30, 2010

怀念拍摄的第十九天

接近首映只不过短短的 2个星期,看着成品即将呈现在大家的眼前,多少都会有点兴奋,并且带些紧张,就像《大日子woohoo!》上映的时候一样。

不管结果是如何,但在Kuala Perlis 度过的那一个星期是我另一个毕生难忘的经历,如今回想起来,还蛮怀念的.....

还记得Kuala Perlis 那难忘的一夜,演员和工作人员都被老人乐队奏起的轻松老歌而开心的在台上台下跳起舞来,整个晚上的拍摄变得如此轻松,相信来围观的群众也能感受到那快乐的气氛。

到了隔天,再次来到了这耀眼的老人院,临演们也陆续来到了拍摄现场。

这天,不算是大场面,但也算是临演较多的一天,因为除了老人临演和义工临演之外,又添加了几位临演。



还记得这天天气较好,傍晚的时候导演要拍一个老人院的大空景,所以把拍摄器材全部搬到了老人院外的马路,而在老人院里的其他工作人员和演员们躲的躲,藏的藏,整个老人院顿时变得非常安静。



到了将经天黑的时候,导演就通过 walkie talkie 跟在老人院里的美术指导,Ah Soon 通话,吩咐Ah Soon 在他的指挥下开关老人院里的灯。

只见导演说什么几秒后就把灯开了,然后几秒后又把灯关上,然后等多几秒又开回灯。

当时真的不知道 Chiu 导的用意在哪儿,只觉得在老人院里的美术指导,Ah Soon 在老人院的两个客厅开关灯,感觉很好笑,可以想象他又要避免镜头拍到他,又要来回跑来跑去开关灯。

不久成品出来了,知道Chiu 导刚才的几秒后开灯,又几秒后关灯是因为当时在拍着 time-lapse,在普通的 playback 速度看不怎么样,就如我们所看到的一样,但如果把速度加快后,神奇的东西出来...刚才的开关灯很自然的就像我们平时开灯时,灯会闪几下后才亮起来。

那时候看了不得不打从心底的佩服 Chiu 导,几秒后开灯,过后几秒后关灯,如此的精算真的太厉害了,不知道电影里是否有放到这一幕,所以大家留意一下吧,如果看见晚上的老人院开灯一幕,便是我所说的这一个 time-lapse 了。


晚上,大队搬到去老人院外的马路拍摄。

这晚有一场戏是拍 Uncle Lim 躲在罗里上的,还记得当在 set 机位的时候,Uncle Lim 躺在罗里上,而我们的摄影指导,Ah Yong 开始发挥他搞笑的一面了。由于演员总协调,Stephy 在扇着 Uncle Lim,摄影指导,Ah Yong 就扮起女子声,然后把 Uncle Lim 当着皇上那样,就开始问 Uncle Lim:"舒服吗皇上?还有蚊子吗?需要按摩吗?"


当时听了真的让大家笑掉牙,而Uncle Lim 也很配合的回答摄影指导,Ah Yong,并且摆出一副很舒服的样子......这就是工作不忘娱乐了。

晚上的蚊子是超多的,多到你怕那种,所以拍摄现场都会烧蚊香,喷驱蚊液等,甚至烧甘文烟,总而言之有什么方法驱蚊的都会用就对了。



也是在这晚,我的双脚被蚊子叮咬得很糟糕,接下来的几晚也是如此,其他的工作人员也不例外,最严重的是我们的灯光助理,Ah 保,当时他的颈项也是被昆虫叮咬,过后开始红肿,然后蔓延并觉得疼痛。还好制作人,Josiah 觉得事态严重,赶快送他就医,敷了药膏,才慢慢好转。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场记,Pauline 的颈项。

也因为饱受蚊虫的叮咬,大家都很讨厌夜戏,一到晚上7点多时,大家都会像猴子那样抓痒,而我们的拍摄现场也开始冒起烟来,因为开始烧甘文烟或是椰壳丝了。


事隔那么久,依然对这些蚊子还是觉得很恐怖,佩服当地的居民能在毫无问题地在那儿居住那么多年,也庆幸吉隆坡的蚊子没那么恐怖,至少叮了不会留疤痕...hahahahahahaha.....

Tuesday, December 28, 2010

《天天好天》制作特辑预告

video



即将会在 1月 5日 - 7日 2011年,每晚 10:30pm 同样时间在华丽台播映。

Sunday, December 19, 2010

天天好天官方网站

大家可能还不知道《天天好天》已经有了一个官方网站,以下是官方网站的网址:

http://www.greatdaythemovie.com/

想了解更多关于《天天好天》那就到官方网站看看吧 =D

Monday, December 6, 2010

《天天好天》预告片

video


无论晴天雨天,都有属于你的感动和快乐

在这个繁忙的社会里,大家因为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水平而将自己的所有时间献给了工作,也常把工作和金钱都摆在第一。可是大家却忘了其实家人和亲情才是人生中难能可贵的东西。

祝大家天天还好天哦!!!

Wednesday, December 1, 2010

《天天好天》海报出炉了!!

《天天好天》的后期制作在如火如荼进行中,现在我们让大家看一看我们的电影海报

《天天好天》预告片即将登场!!!

全马观众屏息以待!

《大日子Woohoo!》原班人马再次带给你不一样的感动。
12月6日,凌晨6点,《天天好天》预告片将在面子书全球首播。

守住 www.facebook.com/TianTianHaoTian

无论晴天雨天,都有属于你的感动和快乐

Thursday, November 25, 2010

回顾拍摄第十八天....最难忘的一天

连续两天都下雨,还真的让人担心...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肯定不能在预期的天数内拍完。

这天算是在 Kuala Perlis 的大场面了,因为涉及的人很多,除了主要演员之外,连临演也多,当然比不上在吉隆坡那 600 多人那么多啦...

早上又拍一场搬运瓦斯桶的戏份,老实说搬运瓦斯桶这戏还真的拍不完,天天都有这场戏,看来林德荣这次还能借此机会锻炼一下身子了...hahahahahaha.....


拍完了这场戏,我们就到主要的拍摄场地,那就是在戏里举足轻重的安老院了。

在Kuala Perlis 拍摄了三天,这还是我头一次到这拍摄场地。之前只是听 Chiu 导说这安老院非常特出,加上坐落在一片绿油油的稻田中央,简直让路过的人都会走前去看看。如今让我亲眼目睹了这安老院,真的就如 Chiu 导说的那样特出,因为安老院的颜色非常特别。


在安老院,美术组除了布置场地之外,也要向我们另一位演员,Uncle Tam 的脚包上石膏。


啊,忘了一件事,这天的拍摄,就连警察也动用了....他们两位还蛮照顾形象的...hahahahaha...因为拍摄他们的时候,导演一直告诉他们不要站的太笔直僵硬,可是他们却一直不能做到,结果摄影指导,Ah Yong 说了一句:“这是他们的形象啦,要照顾警察的形象....”



拍摄一直都很顺利,只不过有一件蛮不好意思的事,那就是原本跟着故事情节,这天场场戏都需要到老人临演,但由于拍摄角度和故事整体上的气氛的原因,结果白天的戏都没用到老人临演,就连饰演义工的临演们都一样等了一整天。

这就是拍戏,除了等,还是等,所以要演戏的朋友们,耐性要高哦~

当我们拍到大约5点多时,天空开始出现朵朵乌云,甚至可以感觉到一些雨滴....这次真的够够力了,如果下雨的话,晚上的重头戏就拍不成了....当时真的是伤脑筋啊!

还好这场似有似无的毛毛雨最终是没下成,拍摄进度也没被影响。

到了晚上,重头戏上演了...



吃了晚餐,安老院的所有灯一亮,虽然不像5星级大饭店那样华丽,但却显出简单又温馨的戏份。



这时候的临演们都在另一间屋子那儿练习唱《天天好天》的歌,因为待会儿需要派上用场的....看见年轻的义工临演们和一班很会唱歌的老人临演们个个都很用心的在背歌词,大家都围绕在一个手提电脑前,真的让我有点感动到。



这场戏我们特地邀请了长城乐团来帮我们伴奏,他们是一班上了年纪的 band 队,虽然是上了年纪,但宝刀未老,个个弹起乐器还不输年轻人。




当晚,我负责控制播放音乐,就一直在离拍摄现场不远处的 console 那儿控制音乐。我的身边就站满了看热闹的人,全部都像昆虫一样被我们安老院的灯给吸引过来了。


每一次播《天天好天》的音乐时,都会让人想舞动的感觉,相信很多工作人员都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当天很多人都在当场开始翩翩起舞...hahahahahahaha....


突然长城乐团开始演奏经典老歌,演员们都纷纷到台上跳起舞来,就连包着石膏的 Uncle Tam 也忍不住跳到台上一起跳舞。当时台上台下的所有人都变得很活跃,也很开心,就连工作人员也同样跟着音乐节拍拍手。


那时候就像这时最后一场戏似的,大家似乎都把所有的烦恼抛到九霄云外,尽情的跳舞拍手,笑声连连。可是现实中我们还是在拍摄当中,长城乐团演奏了两首经典歌曲后,我们又继续拍摄了,接下来的气氛好像都被缓和,大家的精神也不再那么紧绷。

这天的夜戏虽然拍得蛮晚的,大家也饱受蚊虫的叮咬,可是当拍摄完毕时,大家却丝毫没有埋怨,反倒是大家都开开心心回家,看来长城乐团演奏的那两首经典老歌成功改变了大家的心情。

这天晚上是所有参与《天天好天》的台前幕后的人最难忘的一天....

Wednesday, November 24, 2010

回顾拍摄第十七天

这是在 Kuala Perlis 拍摄的第二天.....

这天我同样待在酒店,因为要更改这几天在Kuala Perlis 拍摄的通告....更改不完的通告。

早上,大队又重回Padang Besar 的甘蔗园拍摄,也因为这场戏,我们被逼要把从吉隆坡来的吊车留多一天....看来费用又增加咯。


在酒店里就只有待在房间,对着电脑,不停地改通告。由于大多数人都已经去拍摄了,留在酒店的工作人员所剩无几,改好的通告如果要用带来的印刷机印的话,可能要印到 N 年,于是就独自到附近的小镇寻找文具店。


当要离开酒店时,遇到美术指导,Ah Soon...他告诉我罗里的gear 断了,这次都不知道怎样继续拍,说了后便离开了....当时听了也不知要给什么反应。


第二天的拍摄已经开始需要临演了,第一批临演就是饰演临演的义工们,都是一群年青有为的青年们。由于早上大队是去Padang Besar 拍摄,所以临演们都在酒店的大厅集合,等待大队那儿的消息。


大约中午的时候,大队从Padang Besar 回来了,副导,Ah Yu 也告诉我车子来载临演已经安排好了。把临演送上车后,我就回房间了。

当天的天气从早上一直到下午都好好的,直到接近6点多左右,从我房间的窗口望出去,乌云满天了,原本有一场傍晚的戏恐怕也是拍不成了。


明天是 Kuala Perlis 拍摄的大场面,我们老人院的临演们也将上场了,所以我得到现场帮忙了。

Saturday, November 20, 2010

慢下来的脚步

天天好天 - 慢下来的脚步

在浮躁的生活中,让自己一直奔跑的脚步放慢下来,
让最亲近您的人跟上你的脚步,和他们一起走下去。

预购与签名活动

明天,也就是2010年11月21日, 下午 3:30pm一定要到绿野国际会展中心~

因为《天天好天》演员,林德荣,颜江翰,尹匯雰及卓卉勤会现身在现场和大家见面!

他们也会为预购的朋友签名,所以要得到他们签名就必须先到我们的柜台预购《天天》电影记录手札!

我们明天见!

幕后功臣之八克














在公司呆了一个多月,想必他已经把这里当成第二个家了!
其实也没有那么的夸张,只是他剪了一个月的《天天好天》,在公司通宵至临晨才回家;第二天中午又回来继续的加油~忘了介绍,我说的“他”就是《天天好天》的剪接师-八克!
面对着四四方方17寸的银苹果,对于他来说是兵家常事;他剪接的技术是被公认的“强”,可是看见他每一天对着荧幕,右手按着老鼠,左手按着键盘,还要那么多的炸弹(Hardisc)在他桌上,而且身负重任,他一定很压力的了!
昨天问了他:你剪了多久?
他回答:要一个月了!
吓!已经要一个月了;那我们的在那绿绿稻草拍摄的日子已经过了一个月了!感觉就像才过了不久的事情~
八克在公司挨夜的日子就快要结束了,成品也局部局部的送到台湾去完成后制的工作;而他也要前往台湾拍摄后制的幕后花絮,也可能有机会见见台湾音效大师,杜笃之~
功成身退的八克,接下来还是处于工作状态中;除了要到台湾拍摄幕后花絮,他也要处理一些移交工作,交代台湾后制一些东西等等的繁杂工作。回来马来西亚的AhBak 还要努力的剪《天天好天》的幕后花絮!这一系列的幕后花絮将安排在1月5日起,10.30pm,在Astro华丽台播出。如果想知道更多《天天好天》的幕后制作及花絮,那就要守着我们的FB,我们一定会第一时间update大家!!
能者多劳~八克就是一个列子了!

Sunday, November 7, 2010

Gurney Plaza 短片比赛 + 电影分享会

昨天早上,我们出发去槟城。

这一次是受 Gurney Plaza 邀请参与他们的九周年短片比赛,而Chiu 导、制片人,Josiah 和摄影指导, Ah Yong 也受邀成为比赛的评审。





共有13部参赛短片,而短片的主题都必须和 '9' 有关。

当天出席的人还不少,可见的大家都对拍摄很有兴趣。


当评审看完所有的短片并写下分数后,《天天好天》的电影分享也接着开始了,主讲人当然是电影的导演,Chiu 导啦。




Chiu 导除了分享一些拍摄《天天好天》时的一些点点滴滴之外,也比较了一些拍摄短片和拍摄电影同样的地方。


分享会结束后,大会也安排了颁奖仪式,只见导演,制片人和摄影指导忙着上台下台颁奖....


整个比赛大约傍晚 6点结束,过后就去吃晚餐了。

原本Chiu 导是要带我们去吃虾蛄(濑尿虾),但餐厅说抓不到虾,于是我们就前往大山脚吃当地著名的马来式炒粿条。

这马来式炒粿条是湿的,虽然外表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吃了就有不同的说法了。


我们每个人都吃了两盘才甘愿离开,就这样填饱了肚子回家去了。

Thursday, November 4, 2010

Gurney Plaza 九周年短片比赛

Chiu 导,摄影指导,Ah Yong 及制片人,Josiah 被邀请出席在槟城 Gurney Plaza 举办的 Gurney Plaza 九周年短片比赛,并为参赛作品做评审工作。

Chiu 导也会在现场和大家分享拍摄电影的心得及经验~

以下是活动详情

日期:11月6日(星期六)
时间:3PM
地点: Gurney Plaza New Wing Atrium 

Tuesday, November 2, 2010

回顾拍摄第十六天....异乡

离开了繁华的城市,来到了平静的市镇 Kuala Perlis,别有一番滋味。


在 Kuala Perlis 的第一天拍摄,我没跟场,因为要见一见之前在电话联络的那些老人临演和饰演义工的人。虽说是临演,但他们的戏份都蛮举足轻重的。

凌晨,在睡梦中,我隐隐约约听到外面在下雨,下得还蛮大的,由于不知道几点,所以就不理那么多了.....

不久,我被手机的短讯铃声吓醒,是制作统筹传来的,一看,里头写着:“Need backup”。原来之前制作统筹也已经传短讯了,而之前的短讯写着:“Rain?!OMG”

看了这短讯,在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6点了,还有一小时团队就要出发了....当场我直接跳下床,看了看整个场次分析....hmmm....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场可以拉上来代替,要不就没艺人,要不就是音响有问题。

当作不了主时,我就去找副导了.....副导,Ah Yu 老早就起身坐在床了,她也说她想了很久,基本上也没什么场可以提早拍。好了,副导也做不了主,是时候找导演了。

拨给了Chiu 导,告诉了他我们面对的问题后,他便说他和摄影指导,Ah Yong 会先去拍摄现场看,如果场地还允许的话,大队才再过去。


就在短短的半个小时,雨渐渐变小,一直到大队应该出发的时间时,雨已经停了....真的是百忙一场。

回到房间,就开始做接下来几天的通告了。

到了早上十点,便到 lobby 接见临演们,和他们说整个拍摄过程,需要来几天,并看看他们的衣服。

在接见临演的同时,德荣回酒店休息,大概是拍完了巴刹那场戏吧,因为拍摄地方和酒店距离不远,可是不久后他又离开了。


过了一段时间,德荣的助理匆匆忙忙地进酒店,然后到处在找东西似的,我就问他在找什么,他就说德荣不见了戒指。于是我也帮忙找,可是就是找不到,结果德荣的助理又匆匆离开了。

又不久,德荣的助理又回来酒店,同样的在找戒指,看他的样子非常紧张,他还问我有没有找到,我就问他有没有在德荣的口袋里,他就说已经找了,没有.....就这样一无所获,又匆匆地离开了。

结果戒指在德荣的裤袋里找到,可是听说裤袋是找了很多遍,也很多人找过,就是找不到,真的是活见鬼...hahahahahaha

接见完所有临演后,也已经是下午了,在房间里继续我的通告。

就在大约3点多的时候,我看着外面的天空,乌云密布了,当时多少有点担心,但如果跟着通告的时间的话,他们应该是前往 Padang Besar 的甘蔗园了,所以应该是没什么大碍吧....


4点多时,天空下起雨了...这场雨也不知会下到什么时候,但希望不要下太久,因为还有一场戏要拍。


可是雨就这样一直下不停,结果听到外面有吵杂声,就知道大队回来了,而当我们的制片,Josiah 回来时,整个人晒黑了...得知最后一场戏也拍不成,就连 Padang Besar 的甘蔗园那场也拍不成,必须放在明天拍,

这天晚上,德荣请客,大伙儿也开开心心享用这一顿晚餐,吃饱后,我便继续回房赶通告了。

虽然本人没去拍摄现场,但依然想和大家分享当天拍摄的一些照片....



德荣在稻田里搬瓦斯桶

在戏中饰演德荣儿子的小演员,浩严


从台湾来的现场录音师,汤师傅

校园分享会

今年年头《大日子Woohoo!》 的校园分享会得到很好的回响~

这一次《天天好天》也想再一次和学院及大专生交流!

如果你想《天天好天》来到你的学院或大学,将联络号码和学院或大学名称邮电到 ed@woohoo.my,我们的负责人会很快的联络你的!

如果中学学团有兴趣也可以留下联络!越多人响应,去到你学府可能性越高!希望可以很快见到大家~

天天好天!

Saturday, October 30, 2010

回顾第十五天拍摄.....如释重负

还记得拍摄大场面那天的当晚下了一场大雨,而隔天又需要继续拍摄大场面,操场几乎多处都积水。

早上同样时间到达学校,这天到底有多少临演来也是个未知数,只知道会有人来罢了。

走在操场旁,看见操场的布置已被昨晚的大雨给蹂躏得几乎面目全非了,看来美术组有排还原了。

为了让一切东西可以顺利进行,连导演也一起帮忙还原现场。


这天的临演只是昨天的三分之一,而学生还蛮多的,这应该是不幸中之大幸吧。看见小朋友都愿意来两天,心中难免感到欣慰,因为昨天他们还一直投诉说很累,要回家。


虽然临演和学生都不比昨天多,但我们的义工们依然来帮忙,真的非常感谢他们....


除了临演和小学生回来之外,连主要演员都需要再回来拍这场大场面。

这天主要拍的是一些特写的画面和昨天没拍到的卉勤姐戏份,当然也少不了小学生赛跑的画面。


多亏天气良好,拍摄才能顺利进行,顺利到进度加快,结果原本应该在下午的五点多的戏三点多就要拍了,而这场戏需要到另外的家庭临演。

当接到这消息后,我便开始联络这些临演要他们提早来现场。说起来还真的由不得你不信,这时候一直联络不到他们,要不然就电话没人接,要不然就是盖我电话....wah,那时真的是像热锅上的蚂蚁,副导又一直再催.....如果没记错,我应该连续打了十多通电话吧...

半个小时后,终于联络上他们了.....总算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天是卉勤姐的杀青,但导演仍然不放过她,这天依然有哭戏。


这天的收工时间比预期早,但我回去的时间似乎没早到。当拍摄完毕,美术组依然要把场地还原,制作组就要清理场地,而我就留下来看哪里需要帮忙的就帮忙。


明天大队就要出发北上了,而这天玻璃市的一些老人临演都还没找齐,但还是多亏我们的演员助理,晓薇帮忙联络那边的人。